汇集最新资讯新闻_品味精致生活

凡事皆靠万年 SOP 不愿意动脑想,难怪台湾传统企业转型总是

凡事皆靠万年 SOP 不愿意动脑想,难怪台湾传统企业转型总是

这两三年因为大量的跟许多年轻人一起工作,从而学习到很多传统业界一直无法理解或者突破的事物及知识。

突然也好像是被开光一样,发现了许多以前念 MBA 或者在职场时没想到的一些胶着点。

十多年前刚入职场,也受了许多前辈和学长们的教诲,加上以前念的母校一直被称颂为企业最爱用的大学。于是好像就是会很乖巧的学习着各种职场上的传统知识和经验,并且我们都被告知着只要好好的学,就可以走上康庄大道般的道路。

凡事皆靠万年 SOP 不愿意动脑想,难怪台湾传统企业转型总是

但是,真相却一直不是这样。 在台湾的企业还没走到「既有模式的天花板」也就是还有成长空间时,对于一个入职场的年轻人来说,前人走过的道路确实是对的,但是企业中的前辈们却没告诉我们真正的世界是变动的,往往只有企业主也就是创业家本身知道世界的诡谲多变。 台湾这几十年来最成功的产业也就是电子业,循着我们吃苦耐劳、低成本、高效率?高产值?的方式在整个世界的经济中佔了一席之地。结果,却没有发现我们其实努力的方式可能是有问题的。

现在的台湾,随便抓一个产业内的人都会说,cost down 害了大家。但是人人嘴巴说着要做高价值的事情,往往却又沦为嘴砲,而这又跟我们的标题有怎样的关係呢?

各位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我们过去往往都用很简单直觉,或者说粗暴的方式来解决企业成长时,各种产生的沟通问题。试着透过 SOP 来降低沟通的成本。如果客户觉得沟通有障碍,很简单,我们的公司或者工厂就设到客户旁边,降低沟通障碍。如果跟厂商沟通有问题,够大的公司就逼厂商把工厂或者仓库设到旁边,而政府也透过各种科学园区试着降低 logistic 及 communication 的成本。

But,这可能就成了一种毒品了。看似直接能够降低沟通成本的方式,却也扼杀了台湾企业进化到跨国企业的制约。

想想,为何台湾可以用科学园区解决沟通问题?是否因为台湾真的不大,人才在台湾里面过去没有高铁可能就是五六个小时的交通成本。有了高铁后可以拉短到两个小时内,但是想想如果你的企业在美国,先天就有四个时区,你想要招聘好的人才是否还能够粗暴的要求人才都来你的公司,这成本恐怕很高。或者是你试着去面对和解「沟通」这项挑战,而有没有发现美国因为这样聪明的试着透过各种「协同工具软体」来降低这些沟通障碍,但也因为正面的去解决,在企业扩张时,反而降低了各种可能的协同工作成本。

但是,对于台湾企业,这样的基因却失去了,到最后依然只剩成本这项竞争力。

「沟通」一直都是企业在成长时相当重要的挑战,也是成本,也是竞争力。

而这些,我却在年轻人身上看到了答案。我们在网路时代开始后,公司导入的生产力沟通工具最多的一直都是 email,而在 Messenger 时期也有许多人使用,到后来的 Skype。这一般都是在企业对外,但是对内,却会发现往往我们的协同工作能力恐怕是低落的。

而现代的年轻人大多都已经是所谓的网路上的原生种。从出生时就有着各种方便的工具,他们在沟通时透过各种方便的协同工具软体例如 Trello,Basecamp, Teamwork , Hackpad , Quip , 视讯会议除了 Skype 外也会使用 Google Hangout, Zoom 。

连最传统的 email,聪明的新创早就都使用 Gmail 我却还看过以前服务过的公司 MIS 宣称为了 security,而宁愿使用一套市场没啥人使用还得架构在 windows 下的 Mail server。一边大谈着云端可以对客户端创造的价值,结果自己出国后才发现原来云端不是只是连上网。

有硬体公司可能会说,我们用不起很贵的 ERP、PLM、MRP 所以都只能先买个五十万的 ERP。结果后续就是等到公司长大后再用个几亿来换 SAP。于是想搞硬体新创的都被挡在门外,以为这成本太高,很难在有新进的硬体业者,却没注意到整个世界的改变,你要用 PLM 可以用 Arena Solutions 就可以有跟电子五哥同等级甚至更好用的云端 PLM,但是其成本却不用上千万甚至上亿。

这些都是我们可以跟年轻人和新创学到的。或许很多公司会说,不可以把这些服务放在外面,但却没思考过其实自己企业内真正核心的价值是否是这些无关紧要的服务,是否该透过「collaboration」来重塑自己的核心价值,而非仅是抱住可能根本无价值的「资讯不对称」。 可以看看 Netflix,其服务是架构在 AWS 上,来服务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用户。Apple 的 iCloud 也运行在 Microsoft Azure & AWS。台湾的传统企业却还在担心着这样会资料外洩?

或许我们正因为这样给自己设了好大的天花板。

而对于年轻人,对于新创,这些都不再是他们的制约。他们可以熟悉的了解自己的核心价值已经不是去创造一个 AWS,或者 ERP,而是在这上面自己核心提供出来的产品 / 服务,于是可以维持比较精简的团队来快速的成长,而若继承了台湾传统的运营方式,将会发现是一个 headvy loading 的团队来成长,却不去思考是否有真正更有效率的「沟通」和「协作」方式。

如果真的要想着有更新和更大的成长,或许我们的企业都该用更 Humble 的态度来看看世界的年轻人和新创,用着怎样的方式来有效的运营他们的团队和服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