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最新资讯新闻_品味精致生活

有能力付出,是一种福气

有能力付出,是一种福气

忙碌的护理工作,连结了悲欢喜乐的不同故事,一九九一年就加入团队的护理师黄妙味,在病人的热情和勇敢中,不断获得前进的力量。病人之于她,是生命的导师。

有能力付出,是一种福气

每週一是肝脏移植联合门诊日。肝友们早上抽过血后,等待下午看诊的空档,总会晃回「娘家」─肝脏移植病房。肝友多来自于外县市,陈肇隆院长贴心地在肝脏移植病房挪出空间,提供肝友卫教、休憩、看书。

于是,週一上午十楼护理站、交谊厅门庭若市,好不热闹。当移植数超过千例,「肝友同学会」更显庞大。「同梯的」感情特别好,回诊午餐会、回诊同乡会、同肝共喜会、同梯兄弟会、打气吃喝会…,各种「巧立名目」的聚会就这幺出现了。

週一总是忙碌地準备移植手术的新个案、安排新的捐受肝评估、解决术后出现问题的病人..,再加上门诊回来打招呼的老朋友,或是请教居家护理、医疗问题的,忙得不可开交。

可是无论再怎幺忙,我的心情也会豁然清爽。

一定要幸福

「妙味姊,我结婚了,这是我先生!」一九九七年移植肝脏的姿萱娇羞介绍着,一旁妈妈更是难掩喜悦。「恭喜啊!」我替他们感到开心。

当初,姿萱的父母亲因为她的威尔森氏症忧心忡忡。眼看着病情愈来愈严重,家中没有合适的活体肝脏捐赠者,如果再等不到大爱捐赠,年轻的生命即将结束,他们心中百般不捨,自责不已,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如今,肝脏移植术后,女儿大学毕业、顺利就业,也找到可以託付的另一半,脱轨失序的人生又重回正常。

「真好,要幸福走下去喔!」我满心祝福。

「感谢上天的垂怜与眷顾,这是陈院长与团队帮忙给予的,」妈妈感激地说。

父母的眼泪

从事肝脏移植专科护理师工作以来,胆道闭锁的小朋友一直让我感触深刻。这些小小娃儿一出生到这个世界,就受尽折磨、苦难,吃了就拉、皮肤又黄又痒、病恹恹、乾乾瘦瘦。

爸爸、妈妈每天将他们抱在怀里,哄着、护着,不知流了多少眼泪,跑了多少医院,还要担心死神偷走心肝宝贝。

一九九四年,高雄长庚医院陈肇隆院长与移植团队,因为看到许多小病人在等待大爱捐肝的漫长岁月里,受尽百般折磨,依旧抱撼而终,非常不捨,终于取得已故王永庆董事长的支持,开始发展儿童活体肝脏移植。

刘家何,台湾首例儿童活体肝脏移植,他罹患的正是胆道闭锁症。家何妈妈个头小小,救孩子的意志力却十分强大,不怕痛、不怕苦。

因为是首例,家何妈妈当时多做了好多评估检查及準备,如:抽血、电脑断层、胃镜、胆道摄影,术前一个月开始抽血、备血,偌大的针头落在瘦弱的手臂上,从来没有皱过眉头,唯一的期待就是救家何。她心甘情愿的高度配合,坚忍异常,非常勇敢,真的令我又佩服又感动!

家何术后,父母仍然战战兢兢,仍然有许多放不下的烦恼,如:排斥、感染或数据变化,也担心孩子忘了吃药、个性骄纵、就学不顺等。我疼惜这些孩子,也不捨爸爸妈妈的忧心。也许「用心、放心、平常心」,才能让孩子健康快乐、正常发展,也才能面对所有挑战。

永远的宝贝娃娃

週一早上,偶而会有娇羞的小美女、长着鬍鬚的小帅哥,哗哗然跑来,「妙味阿姨,妈妈说很久没有看到您,要我来看您!」

不说他们是谁,我还真是认不出来了呢。以前只晓得哭闹的娃儿,长得都比我高啰!

面对这些玉树临风、亭亭玉立的小帅哥美女,我心中的感动油然而生,眼角突然有点湿湿的。

小娃儿都大了,不能再像他们小时候可以又搂又抱了,可是我好想跟他们说:要体恤父母的辛劳,要感念父母的恩情,要好好照顾自己,要快快乐乐长大,不要再让父母操心、担心,你们永远都是我们的宝贝娃儿。

越洋而来的关心

突然有人用不太道地的英文跟我打招呼:「Hello!」

我抬起头来。喔!原来是团队移植过菲律宾小孩的爸爸、妈妈。「Hi! Why you come back to Taiwan?」我扬起笑容,心想着怎幺会回台湾呢,正想问小朋友呢,突然忆起孩子换肝后,因心肺併发症走了。

往事历历,如在眼前。

当初,菲律宾爸爸、妈妈抱着希望,带着十岁的儿子,漂洋过海来到高雄长庚。孩子腹胀如鼓,无法行走,皮包骨般的瘦弱,喘息虚无如丝,十岁却只有两岁的身材,移动都要依赖爸妈。

菲律宾当地的医师告诉孩子的爸妈:孩子肝硬化了。但爸爸、妈妈说什幺也要救唯一的儿子,因为儿子的心愿是:「重获健康」。

后来,听说换肝可以救命,于是他们募款、变卖家产,辞去工作,千里迢迢、千方百计来到高雄长庚。团队评估后,觉得孩子的病况、体能,恐怕无法负担这幺大的手术,再加上严重肺动脉高压,纵使肝脏移植成功,生长发育或其他器官恢复,可能都不乐观,更怕大手术后加速恶化。

团队思索再三,想婉拒他们的请求。然而,孩子的爸妈实在太悲痛,以致于身形憔悴。团队于心不忍,不知道再次拒绝后,他们如何面对挚爱的儿子、如何跟苦苦哀求活下去的儿子说。

孩子恳求团队接受挑战,他要把握任何可以活命的机会,不愿意未战而亡。

爸爸、妈妈说:「请给儿子一次机会吧,如果真的併发其他问题,我们会接受。」

团队点头了。移植手术成功,肝脏功能恢复,可是,接踵而来的心肺功能溃败,却让团队的医疗处置怎幺也抵挡不住,小朋友就这样撒手西归!

孩子的爸妈强忍悲伤,在社服与教会团体、病房医护人员、肝友协助下,处理完宝贝的后事,搭机回菲律宾。移植团队对于孩子不乐观的病情,无力回天,也无法说出什幺令人放心的安慰话语,只能默默陪伴他们。

我想起当时,这对爸妈让我看孩子的照片,我说孩子很可爱、很帅,骄傲的表情在他们脸上油然而生;回菲律宾前,爸爸、妈妈伤恸欲绝、悲哀至极,还是跟团队鞠躬道谢。我拥抱他们,要他们坚强走下去,要让悲哀早点离开,要相信上帝的爱。

一年后,菲律宾爸妈回来了,怎幺了吗?

「没事,都很好,儿子的苦难已经结束了。现在,我和太太过得很好,太太说一定要回台湾来看你们,谢谢你们的帮忙与陪伴,让我们身在异乡却不孤单无助。也要让你们知道,我们很好,请你们安心,不要心疼我们。」

加油!勇敢的菲律宾爸爸、妈妈,一定要更快乐地活着!

姻缘由肝注定

「妙味小姐,这请汝吃,阮查某囡的饼。」

「杨崑山,阮亲家啦!伊捐肝的厚生要做我囡婿,呵呵呵!」郑明辉和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恭禧喔!要佮院长讲喔!院长一定会足欢喜,」我说。真是惊喜!这幺奇特的缘分!

「阮也会送饼给院长,院长是阮两家伙的媒人呢!」

郑明辉,二○一○年四月活体肝脏移植,二女儿捐肝;杨崑山,二○一○年十二月活体肝脏移植,大儿子捐。因为移植时程相近,两人同时住院,一起对抗病魔,同肝共苦的经验让他们相识相知、相互鼓励,进而成为莫逆之交。

郑、杨两家熟络后,对彼此的子女都有好印象,决定出面安排孩子相亲。

姻缘「肝」注定,两老和新人都觉得,是高雄长庚移植团队给了他们这个不可思议的幸福,是天上掉下来的大礼物。说什幺也要送个喜饼谢谢院长大媒人,和移植团队分享喜气。

院长觉得这是肝友子女间第一次互缔良缘,真是太美好了,于是在办公室布置喜气浪漫的婚礼气球,準备新人来到时,一起祝福庆贺。团队创造了新生命,再圆满许许多多的浓情蜜意,对亲爱的新郎、新娘,我们有深深的感动和感谢。

前路处处有惊喜

有时候,病人在护理站留给我的小卡片,只字片语也足以让我动容。

还记得年前,蔡文煌送给我一本《高雄市慈德幼亲协会会刊》,读了之后,我久久不能自已。

蔡文煌,在二○一三年的感恩追思大会娓娓道出自己的故事。他四十岁时,因为一场车祸,瞬间失去一双儿女和岳父,导致忧郁缠身;有了信仰后转念,投入育幼院大爱工作,照顾失去父母而无依无靠的小孩。五十岁时,他发现自己罹患肝癌,五等亲内没有合适的捐肝者,只好等待大爱捐肝。

我在想,如果我是蔡文煌,我走得过来吗?面对每一次的震撼、失去挚爱与生命攸关,我撑得过来吗?

「前面的路处处有惊喜,不管是好是坏,都要用惜福、感恩的心来面对,」蔡文煌如此云淡风清。也许这才是人生应该有的态度。

病人之于我,常常是生命的导师。我在病人的故事里,学习到如何挑战自我,如何化悲痛为力量,如何将私自的小爱化为无私的大爱。原来,有能力付出也是一种福气与美满。

(黄妙味,高雄长庚肝脏移植专科护理师)

摘自《创造1400个重生奇蹟》

Photo:jacinta lluch valero, 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